• 學習使用好國家通用語言文字
    來源:《中國民族報》發布日期:2020-09-15瀏覽()人次 投稿收藏
      開欄的話
      語言文字是傳承文明的載體、交流感情的紐帶、溝通思想的橋梁。我國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既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需要,更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F實生活中,很多少數民族群眾通過學習和掌握國家通用語言文字,開拓了視野,豐富了知識,歷練了能力,提升了素質,從而擁有更豐富的就業機會和更廣闊的人生舞臺。為進一步推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學習使用,本報從本期開始推出專欄,集中報道一批各族同胞學習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故事,講述他們的收獲與感受。

     

      

     

      庫爾班·尼亞孜:

      用語言架一座通往現代文明的橋梁

    □ 本報記者 張國欣

     

      如今,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什縣依麻木鎮,幾乎所有的家長,都想把孩子送進庫爾班·尼亞孜開辦的國家通用語言學校。

      17年前,當庫爾班·尼亞孜拿出全部家底在家鄉辦學校,挨家挨戶勸說孩子們來讀書的時候,他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得到這么大的肯定。

      1986年,從新疆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畢業后,庫爾班·尼亞孜成為阿克蘇職業技術學院的一名教師。上世紀90年代,跟隨著“下海潮”,庫爾班·尼亞孜到內地做生意。因為沒有語言障礙,他走遍了大半個中國。

      后來,庫爾班·尼亞孜回到家鄉烏什縣伊麻木鄉(2015年4月,伊麻木撤鄉設鎮),經營一家藥店。小鎮2.7萬人,絕大多數是維吾爾族。由于地處偏遠,絕大多數群眾不懂國家通用語言,鄉親們出去務工、做生意非常困難。【詳細……】

     

    人生因此更精彩

    □ 奧布力艾散·麥麥提敏 講述 本報記者 叢蓉 整理


      我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地區英吉沙縣,今年30歲,現生活在北京市朝陽區,經營了兩家烤馕店。

      我出生在一個貧困家庭。父親很早就因病去世了,母親一個人將我撫養長大??粗赣H每天辛苦地勞作,我十分心疼,希望自己能早點賺錢養家。

      就這樣,我獨自前往克拉瑪依,在一家餐廳做服務員。餐廳的烤馕師傅看我機靈、肯干,就決定把烤馕的技藝傳授給我。我很開心,很快掌握了烤馕的方法。

      后來,我回到老家喀什,在家附近的一家烤馕店里打工,這樣既可以賺錢也可以照顧母親。

      在烤馕店的工作雖然穩定,但日復一日地重復著相同的工作,時間長了,難免感覺乏味。這時,我想出去闖闖,開闊一下眼界。【詳細……】

     

     

    為夢想插上騰飛的翅膀

    □ 額爾敦吉如和 講述 本報記者 孫文振 整理


       我叫額爾敦吉如和,蒙古族,來自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東烏珠穆沁旗,現就讀于中央民族大學中國少數民族語言文學學院蒙古語言文學系。在黨的民族政策光輝照耀下,我從小學二年級開始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這讓我在掌握蒙古語的同時,具備了運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在更廣闊天地里與大家實現無障礙溝通交流的能力。

       11年前,我和父親在電視機前觀看首都各界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聯歡活動時,我心潮澎湃,那時就想:“我要有機會參加聯歡活動有多好!”從此,這個夢想就埋在我的心底。

       長大后,我從草原來到城市,又從內蒙古來到北京讀大學。兒時的夢想,在中央民大變成了現實——得知學校各族學生有機會參加新中國成立70周年聯歡活動時,我立即報了名,并成為“民族團結”方陣當中的一員。【詳細……】

     

     

    “說普通話,是我改變命運的開始”

    □ 本報記者 叢蓉


         老姆登村,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匹河怒族鄉東部的一個村落。在怒語中,老姆登的意思是“人們喜歡來的地方”。

         進入老姆登村,首先印入眼簾的是 “250客?!?,這是怒族人郁伍林開的第二家農家樂。

         1996年,郁伍林由于能歌善舞,被選派到上海中華民族園代表怒族展示怒族文化。那是他第一次離開家鄉,“那時,普通話對于我來說很陌生,我既不會講也聽不懂。到上海后,基本上只和與自己一起離家務工的同伴交流,其他人說話我一句都聽不懂,很自卑?!庇粑榱终f。              【詳細……】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我仰望星辰的眼睛

    □ 海勒爾呷子講述 見習記者 郭家翔整理


       我叫海勒爾呷子,是西南民族大學旅游與歷史文化學院的學生,我來自彝海結盟的紅色彝區——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冕寧縣。

       “少數民族學好國家通用語言,對就業、接受現代科學文化知識、融入社會都有利?!睂Υ?,我深有體會。

       小學一、二年級時,我開始接觸普通話,老師用彝語作為輔助,指導我們學習。等我們能聽懂普通話時,老師就用普通話教學。剛開始,我遇到了一些困難,但現在我已經能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進行詩歌創作了。

       普通話就像一雙翅膀,帶我飛出大涼山,來到了西南民大。在這里,匯集了56個民族的同學,大家來自天南海北,卻因為使用共同的語言——普通話,能更好地溝通和交流,我們一起討論詩歌、一起暢談夢想。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成為我仰望星辰的眼睛。

    【詳細……】

     

     

    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和外界順暢交流

    □ 布曉霞 口述 馬海霞 整理

     

      我叫布曉霞,一個土生土長的大涼山彝族女孩,現在是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金陽縣對坪幼兒園教師。

      由于各種原因,涼山農村很大一部分彝族學前兒童無法用普通話溝通交流。這導致他們在上小學后學習效率低,升學就業都受到影響。

      從我咿咿呀呀學說話起,父母就有意識地讓我學說普通話。得益于此,在我上幼兒園時,無論唱歌還是跳舞,我都比其他小朋友學得快,因為老師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能聽懂。【詳細……】

     

     

    “全國十佳金牌主播”海米提·買買提:用普通話聯通廣闊天地

    □ 本報記者 孫文振


      “學好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改變了我的人生?!毙陆畯V播電視臺《新疆新聞聯播》維吾爾族男主播海米提·買買提說。

      海米提于1988年出生在烏魯木齊?!拔腋改傅钠胀ㄔ捳f得不錯,我從小便開始接受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焙C滋嵴f,平日里家人也堅持使用普通話和維吾爾語兩種語言交流。

      因為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上小學、中學時,海米提參加過不少演講比賽,主持過不少節目,可謂是學校的“紅人”。上大學后,海米提開始接受正規的普通話訓練,最終拿到普通話一級甲等證書。【詳細……】

     

     

    一個“牧二代”的向往

    □ 索南卓瑪口述 本報記者 孫文振整理


      我叫索南卓瑪,從小在草原的懷抱中長大,是一個藏族“牧二代”。確切地說,我是藏族和蒙古族的“混血兒”,爸爸是藏族,媽媽是蒙古族。在戶籍上,我隨爸爸,登記為“藏族”。

      小時候,我生長的那片草原還是偏遠、閉塞的,甚至是落后的,沒有手機、電視,也沒有電腦。我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就只有那片草原和草原上的親人。

      后來,有一天,阿爸騎馬從小鎮回來,拿回來一張紙,說是我的“入學通知單”。大概一個月后,阿爸拿著“入學通知單”,帶著我去了小鎮上的學校。我才發現,學校里除了藏族和蒙古族,還有很多回族、漢族師生。那時,我是一個十分內向、羞澀的女孩。別人都在嬉戲玩鬧,而我一直低頭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摳摳指甲、摳摳桌角……

      語文課上,老師教我們讀“鵝鵝鵝,曲項向天歌……”除了語文課,數學課、美術課、體育課,所有老師都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授課。雖然當時年幼的我常常因為聽不懂國家通用語言而感到孤獨,也更加思念草原,甚至因為語言障礙一度成為班里成績最差的學生。但后來,我通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認識了新的世界: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課本里,有草原以外的城市霓虹,有其他民族的不同文化和風情,還有遙遠的北京天安門……                          【詳細……】

     

     

     

  • 網站聲明
    本網站是國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網站,所收集的資料主要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也不具有任何商業目的。如果您發現網站上內容不符合事實或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電話:010-82685629 電子郵箱:zgmzb@sina.com
    感謝您對我網的關注!

    未发育的学生被强j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