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學的方式為人民書寫 為時代立傳——2020年度民族地區文學創作觀察
來源:中國民族報 發布日期:2021-07-09瀏覽(10)人次 投稿收藏

  為時代精神賦形、為時代新人立傳,在紛繁的現實和浩瀚的經驗中認知和把握社會的內在結構、歷史的運動方向,譜寫新時代新征程的新史詩,這是中國文藝的神圣使命。2020年度,各民族作家、詩人深入基層、扎根人民,從火熱的生活中挖掘題材、提煉詩意,抒寫當下發生的歷史性巨變,用文學的方式描繪時代畫卷,奏響新時代的奮進強音。中國民族報文化周刊特約請相關專家學者對民族地區文學創作情況進行梳理評析,以饗讀者。


  雪域高原上的時代書寫 ——2020年度西藏文學創作綜述

  “氣盛言宜”的情懷與敘事 ——2020年度廣西文學創作述略

  描繪時代畫卷 奏響奮進強音——2020年貴州民族文學創作綜述

  自覺的文體意識與別致的創作風貌——2020年寧夏民族文學作品瀏覽

  扎根云嶺大地 書寫時代華章——2020年云南文學創作綜述

  跨上時代的駿馬聽它嘶鳴——2020年內蒙古文學創作散論


  雪域高原上的時代書寫 ——2020年度西藏文學創作綜述

  胡沛萍

  

  一只棕頭鷗在拉魯濕地上空盤旋?!⌒氯A社記者 張汝鋒攝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特殊時期,西藏作家在創作中堅守文學理想和藝術精神,其作品很好地展現了西藏文學的精神品格和氣質。綜觀2020年的西藏文學,呈現出以下幾個方面的特點:一是具有強烈鮮明的現實主義風格。作家們從不同側面表達對疫情的關注以及對人類命運的思考,表現出文學記錄時代、參與現實的強大愿望。二是表現出宏闊自覺的歷史意識和發展意識。作品集中體現了“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時代要求,表達了作家們的家國情懷。三是延續了西藏當代文學秉持的地域特色,但又不拘泥于此,表現出超越地域的藝術追求。

  抗擊疫情的文學表達

  對于2020年的西藏文學來說,新冠肺炎疫情始終是作家們關注的一個重大事件。西藏文藝界在積極響應黨和政府的抗疫號召,投身于各類抗疫活動的同時,還以文學創作的方式,表現了人們眾志成城抗擊疫情的堅定信心和必勝信念;表達了對冒著生命危險奔赴抗疫一線的醫護人員的由衷贊美和崇高敬意。西藏作協借助《西藏文學》這一平臺推出專輯,刊登反映抗擊疫情的優秀作品。其中的一些詩歌,由于具有鮮明的時代主題和強烈的藝術感染力,顯現出文學作品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傳遞正能量、弘揚人文精神的可貴品質。

  劉萱的詩歌《春天的背影——獻給面對兇猛疫情的逆行者》,既有對兇猛肆虐的疫情的描寫:“寒風,讓每一個火熱的胸膛刺骨疼痛。為避開那一支陰暗的毒劍,城市與城市、生命與生命、河流與山川、天空與大地、悲戚與悲戚、時間與時間都悲愴地抱緊了距離”;也有對英雄的中國人民正視災難、不畏艱險、無私奉獻精神的謳歌:“這一刻,拋家舍子的你正焦急前行,時辰看不清你的面容,在親人還沒有來得及呼喊你名字的時候,你就依然消失在了午夜黑暗的蒼茫里。請戰書上,還帶著青春體溫的紅色指印,如一面面展開使命的旗幟,在不忍向親人告別的堅定里冉冉升起?!?/p>

  洛桑更才的詩歌《黎明前的黑暗,終究被光明摔得粉碎》寫道:“還記得百折不撓,自強不息的長征精神嗎?/還記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兩路精神嗎?/還記得用肉身筑起防線的抗洪英雄嗎?/還記得抗擊非典的那些戰士們嗎?/你肯定記得,我也記得,我們都記得/因為他們從未離去/因為他們,就是信仰和力量……黎明前的黑暗,終究會被光明摔得粉碎?!痹姼鑼χ腥A民族堅韌不拔、團結協作、敢于犧牲的偉大精神進行深情謳歌,表達了中國人民必將戰勝疫情的堅定信念。

  【詳細】


  氣盛言宜”的情懷與敘事 ——2020年度廣西文學創作述略

  陸以宏

  

  廣西三江侗族自治縣八江鎮布央村仙人山茶園風光。 龔普康攝

  自古文人都強調創作者道德修為對文學創作的重要作用,如韓愈的“氣盛言宜”,至今仍不失為衡量評價作家德識才學和作品思想藝術價值的高境界、高標準。2020年度廣西民族文學創作可謂頗具“氣盛言宜”氣象。僅就小說創作和散文創作而言,一大批作家心懷“國之大者”,以強烈的責任感和高度的文學自覺,貼近新時代的精神脈搏和壯鄉人民的現實生活,以敏銳的洞察力和詩性的呈現方式,或椽筆細描“建設壯美廣西,共圓復興夢想”的現實畫卷和未來愿景,或工筆彩繪“美麗南方”千里江山無遠弗屆的風情畫卷和內心風景,或簡筆勾勒“古駱越之地”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蘊和悠久的歷史文化……以層見疊出的精品力作印證了廣西文學的崛起姿態。

  聚焦脫貧攻堅主題,奏響新時代文學主旋律

  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作為這場史詩級攻堅戰的親歷者、見證者和書寫者,廣西許多作家在這一題材領域深耕細作,創作出一系列氣積而文昌、情深而文摯的作品,成績斐然。

  獲得第十二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的紅日長篇小說《駐村筆記》、李約熱短篇小說集《人間消息》、莫景春散文集《被風吹過的村莊》,具有標桿性的意義。得益于作者源于生活的切身體驗和高于生活的藝術匠心,《駐村筆記》全景式藝術再現了桂西北山區波瀾壯闊的脫貧攻堅場景,成功塑造了具有典型意義的駐村第一書記形象和栩栩如生的人物群像。

  同樣有過駐村第一書記工作經歷的李約熱,對扶貧主題也有涉獵,比如《人間消息》中的第一篇《村莊、紹永和我》,看似冷峻實則警醒地揭示了人類減貧史上亙古恒新的主題:了無生機的村莊、麻木困頓的主人公,唯有靠“扶志”和“扶智”才能真正被喚醒,進而完成涅槃重生。而毛南族作家莫景春《被風吹過的村莊》,以深厚的故鄉情結和細膩的溫情話語,細說社會轉型期毛南族聚居山鄉的風景風物風情,在細瑣平凡與風云激蕩中繪就七彩拼圖,感性顯現了毛南族人民生生不息的生存環境、生活風貌和生命意象,也折射出了新時代毛南族整族脫貧的歷史性蛻變。

  致力于講好脫貧攻堅故事的還有光盤《一種構想》等中短篇小說,許生文、臧海淼《跨越國界的貧困戶》,徐一洛《山那邊,有光》,林超俊《新時代的青春之歌——黃文秀》,向志文《百坭村的女子圖鑒》等報告文學?!兑环N構想》通過虛構一個女人和兩個男人之間的愛怨情仇,在呵護真情與擺脫貧困、感性愿望與理性責任的復雜糾葛中點亮人性的光芒?!渡侥沁?,有光》通過講述桂東北山區廣大瑤族同胞和扶貧干部同心同德“向大山宣戰”、群策群力邁向致富路的動人故事,集約式描繪了民族地區的新時代追夢人圖譜?!缎聲r代的青春之歌——黃文秀》和《百坭村的女子圖鑒》則用生動典型的材料、雋永凝練的筆調,深情講述了全國脫貧攻堅楷模黃文秀從立志遠游求學到自愿返鄉工作、從傾情投身扶貧工作第一線到不幸以身殉職的青春軌跡和感人故事,全方位刻畫了一個心懷美好夢想和追求、勇于擔當、甘于奉獻的優秀共產黨員形象。

  【詳細】


  描繪時代畫卷 奏響奮進強音——2020年貴州民族文學創作綜述 

  徐必?!?/p>

  

  

  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縣郊外的梯田風光?!⌒氯A社記者 劉續攝

  2020年是貴州脫貧攻堅的決勝之年,也是貴州民族文學創作的豐收之年。這一年,貴州各民族作家、詩人深入基層、扎根人民,從火熱的生活中挖掘題材、提煉詩意,抒寫貴州當下發生的歷史性巨變,用文學的方式描繪時代畫卷,奏響新時代的奮進強音。就筆者的觀察來看,貴州本年度的民族文學創作,主題上有著鮮明的時代特色,藝術手法上有不同的探索,文學批評上有新的收獲,民族文學新生力量勢頭強勁,呈現出一派生機勃勃的新氣象。

  時代英模和時代精神的禮贊與謳歌

  在脫貧攻堅的偉大戰役中,貴州涌現出了一批不畏艱難、無私奉獻的時代英模。各民族作家勤奮創作,以優秀的作品禮贊時代英模、謳歌時代精神,鼓舞人心、凝聚力量。

  仡佬族女作家王華繼2008年以長篇小說《雪豆》獲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后,2020年又以長篇報告文學《海雀,海雀》再度獲此獎項。該書以貴州畢節市赫章縣海雀村老支書文朝榮為中心,講述了他帶領村民植樹造林,改變生態環境,使海雀村脫貧致富的故事。2014年2月11日,為海雀村操勞一生的文朝榮,因積勞成疾、醫治無效去世。文朝榮的事跡不僅樹立了新時期基層共產黨員“時代楷?!钡男蜗?,也探索了在石漠化地區堅持生態保護和脫貧致富協同推進的路子。王華以崇敬的心情深入海雀村,以史家的筆觸忠實記錄了文朝榮帶領鄉親們艱苦奮斗的點滴事跡,并將小說的敘事手法有效地運用在報告文學中,增強了作品的可讀性。

  侗族詩人姚瑤的抒情長詩《燭照苗鄉》,則是獻給“時代楷?!?、年逾六旬的中國好老師陳立群的禮贊。陳立群不忘初心、至誠為民,退休后婉拒民辦學校高薪聘請,只身從浙江杭州遠赴黔東南貧困地區義務支教。在擔任黔東南州臺江縣民族中學校長3年間,陳立群培養出一支優秀教師隊伍,學校辦學質量大幅躍升。他心有大愛、無私奉獻,始終把幫助貧困家庭孩子求學成長作為己任,支教期間翻山越嶺、走寨訪戶,資助100多戶苗族貧困家庭,足跡遍布臺江縣所有鄉鎮,用義舉帶動更多人開展支教助學。詩人姚瑤用4000余行的長詩,充分展現了陳立群作為新時代教育工作者的奉獻精神和崇高品格?!稜T照苗鄉》語言樸素,行文內斂,向世人娓娓道出關于教育、未來和希望的思考。

  布依族詩人牧之的敘事長詩《魂牽夢縈》,以樸實的文本、飽滿的情感講述了優秀共產黨員姜仕坤的故事。姜仕坤系貴州省晴隆縣委原書記,他積極探索當地精準脫貧道路,培育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晴隆羊”,被群眾親切地稱為“羊書記”。2016年4月12日,姜仕坤在出差期間突發心臟病不幸去世,年僅46歲。2021年2月25日,姜仕坤被黨中央、國務院授予“全國脫貧攻堅楷?!睒s譽稱號?!痘隊繅艨M》意象樸素,詩情飽滿,塑造了富于藝術感染力的縣委書記形象。

  【詳細】


  自覺的文體意識與別致的創作風貌——2020年寧夏民族文學作品瀏覽

  白草

  

  ▲寧夏中衛市沙坡頭景區,集黃河、沙漠、高山、綠洲于一處,雄奇秀美,風光無限?!≠Y料圖片

  寧夏各族作家普遍具有較為自覺的文體意識,他們在寫作實踐中能夠選取擅長并契合自己情性的文體,沉潛其中,苦心經營,創獲頗多。于諸多文體中,寧夏民族文學凸顯實績的依然是小說、散文、詩歌三大類,可以說,這些作品不僅豐富了寧夏當代文學格局,其中一些精品力作亦為當代中國文學增色不少。2020年寧夏民族文學創作呈現出一些基本特點:數量上,豐盈繁盛;風格方面,則于適度有為中有所變化,顯現出新鮮別致的一面。

  小說:歷史、眾生與意蘊

  作家石舒清的文學寫作長期以來深深扎根于寧夏西海固這片土地,他以文學的方式緊緊地廝守著這片故土,并與之建立起一種持久的、血肉般的精神聯系,這已經成為石舒清在中國文壇上的特色。近幾年,石舒清的創作發生了變化,開始轉向歷史小說寫作。2020年是寧夏海原大地震100周年,石舒清發表了長篇小說《地動》,以為紀念。為完成這部作品,他曾花費數年時間,一面搜尋資料,訪談故舊,一面構思、寫作?!暗貏印币辉~,系海原當地方言,意同地震。海原大地震是20世紀人類史上一次極慘烈的災難。作家在處理這一歷史事件時,著重于描述震前、震后的日常生活,于平淡的生活底色上,表現了地震這種極端情境,令讀者于不知不覺間恍如置身其中。小說在結構及描寫上,大小相宜:自其大者而言,關涉了國際、國內的反應;自其小者來說,甚至細微地刻畫了遇難者那被塵土覆蓋了的面容。石舒清寫地震,實則亦是寫人性。要而言之,于極端境地中,人性之善愈益單純、堅定,人性之惡亦盡情展露。小說以別致的構思以及感人的藝術表現,為當代文學提供了一份借鑒。

  作家了一容多年來致力于短篇小說的創作,且以往的小說中有一種“正義的火氣”。這種風格的形成有跡可循:他早年在外飄泊,備嘗艱辛,這種苦澀反使他傾心于對真善美的追求,篤信人性向上,并且堅定了一種信念,即只要執著付出,小人物何嘗不能接近心中理想?而近些年,了一容的作品開始呈現出筆調從容、輕松,且不乏幽默或諷刺意味的風格,新作短篇小說《群眾演員》就屬于此類作品。小說中的主人公一心要做一個演員,他一邊做點小生意,維持生計,一邊留意演出機會,常常為演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色,拋下生意,毅然前往。小說結尾,主人公又一次拋下生意,趕赴一處演出地點。其乘坐的火車于夜色中前行,漆黑的四周閃爍著幾點燈火,在主人公心中,這像極了海上的“燈塔”,讓他感覺分外親切。這里暗含著一絲寓意:像主人公這般寂寂無名的陪襯角色,如此真誠地傾心于藝術,近乎舍身一般地付出,焉知其將來前景不會“豁然開朗,一片生機”?了一容敘事老練,他將故事的速度、節奏調適得自然而然,張弛有度,情節終了,有余味在焉。

  于小說文體上堅持探索的,還有青年作家馬金蓮。就目前創作現狀觀察,馬金蓮主要勤于中篇寫作,2020年出版了中短篇小說集《我的母親喜進花》。作品以平實的文字將個體的經驗和鄉間故事轉換為充滿溫情的文學表達,描繪出一幅當代鄉村的眾生百態圖。馬金蓮本年度還發表了一部短篇小說《化骨綿掌》,細致描畫了主人公女性意識的覺醒。馬金蓮的小說從題材及內容上,顯示出一個面向:關注并思考的是女性命運的相關話題。

  【詳細】


  扎根云嶺大地 書寫時代華章

  楊榮昌

  

  迷人的高原明珠瀘沽湖。森諾攝

  2020年,云南作家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緊緊扎根云嶺大地,敏銳感受時代脈動,書寫和弘揚歷史前行中的社會主旋律,在題材拓展和藝術表達等方面均作出了積極探索。

  小說:歷史與人性的深度挖掘

  云南小說作家在歷史與人性的雙重維度上開拓寫作領域,在勤力掘進中力圖呈現世界的本質。

  海男是中國女性文學的代表人物之一,在詩歌、散文、小說等領域多有建樹。她的長篇小說《青云街四號》以跳躍性的多線平行敘述,把碎片化的如煙往事與當下生活詩性勾連,通過一道街景,映現出人世間的悲歡浮影,并由此生發對生命主題的思考。書中的女主角慈蘭阿婆曾以青春的逃亡來到青云街,后來參加了中國遠征軍,赴緬后成為護士,經歷了戰場上的生死考驗。如今,她仍居住在青云街的老宅,并在此追憶往昔時光。這是一部穿越生死之場、撫慰歲月之殤的溫柔之書。

  從鄉土情結到對生命循環體系的思考,從個人奇遇到對人類整體命運的憂思,作家存文學以其飽含憂患意識的筆觸,為讀者勾勒了一幅韻致深遠的人文歷史畫卷。他的長篇小說《眾神隱退》以特殊歷史語境中主人公的“奇遇”為切入點,以不同文化、思想、話語表達的對沖與融合,展現了作者開闊的人文視野和深刻的文化反思。

  和曉梅的《落地生花的銀》有多條敘事線索,講述了作為“恒昌號”小伙計的外公為紅軍渡江提供渡船而遭到國民黨軍警搜捕,經過重重磨難最終走向光明之途的故事。小說重點表現了小人物在風雨飄搖中的選擇與堅守,凸顯了人性的光輝。

  羅家柱的《阿妹馬幫》著眼于滇南馬幫的變遷,講述了彝族姑娘施增美從馬鍋頭成長為騎兵隊長,為滇中地區的民族解放事業作出突出貢獻的故事。小說塑造了彝族兒女的英雄群像,對他們為尋求光明和民族解放不惜拋頭顱、灑熱血的崇高精神給予熱情禮贊。

  【詳細】


  跨上時代的駿馬聽它嘶鳴——2020年內蒙古文學創作散論

  鄢冬 

  

  內蒙古大草原上駿馬奔騰。 新華社發 潘正光攝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對于內蒙古文學而言,記錄并呈現出何等的風貌,也為讀者所關注。這一年,內蒙古文學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單,滿全、海倫納、海勒根那三位作家斬獲第十二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令人矚目??傮w來看,2020年內蒙古文學把握時代價值,繼續以獨特的文學技藝表達民族風情,“自然寫作”也逐漸走向成熟,更為欣喜的是,新生代寫作者正接棒賽跑?!?/p>

  呈現鮮明的時代價值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020年,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內蒙古文聯主管主辦的《草原》雜志社組織編發“抗疫情·我們與你同在”文學作品小輯,內蒙古詩人用飽含真情的筆觸為時代發聲。包立群的《致敬,或者拷問(組詩)》中,一首《2020除夕夜》以蓬勃的希望結尾,展示出詩人對未來的美好期待:“極盡隱蔽的一朵/牛柵欄的角落/泥土里小小的植株/即將撐起一個春天的蓬勃/期待,人心復蘇?!焙车摹段覀兤矶\的樣子多么一致》以萬眾一心抗擊疫情為情感主線,描述全國各地用行動支援武漢的大情懷:“十四億人,我們祈禱的樣子多么一致/我們成為兄弟姐妹站在一起的時候/給了山川湖海同樣的信仰/春天,請早早啟程?!?/p>

  這一年,內蒙古文學中,報告文學是較為亮眼的存在。艾平的《春風染綠紅山下》以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的駐村第一書記、扶貧辦干部以及鄉村致富帶頭人為敘事主體,記錄了赤峰市脫貧攻堅的歷史進程。她的另一篇報告文學《脫貧路上追夢人》,亦是以黃旭坤、劉葉陽、黨桂梅等典型人物為描寫對象,通過對故事細節的精準把握和描摹,再現波瀾壯闊的脫貧攻堅之路。對于艾平來說,無論是相對嚴肅的主旋律創作,還是較為灑脫的生活寫作,她始終追求時代性和文學性共融的敘述方式。

  《紅色文藝輕騎兵——烏蘭牧騎紀事》是中國作家協會重點扶持的作品。作者阿勒得爾圖為創作這部作品,采訪了幾十支烏蘭牧騎,行程達幾萬里,花了兩年時間來完成這部全景式的報告文學。作者將對近百名烏蘭牧騎新老隊員的查和訪問,通過細致的故事呈現出來,書寫了烏蘭牧騎的前世今生,挖掘出烏蘭牧騎精神深刻的時代內涵。

  【詳細】


 

(編輯:張雪娥

[字號: ]


網站聲明
本網站是國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網站,所收集的資料主要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也不具有任何商業目的。如果您發現網站上內容不符合事實或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電話:010-82685629 電子郵箱:zgmzb@sina.com
感謝您對我網的關注!

最新新聞

專題

更多>>
  • 感悟民族文學的獨特魅力和時代精神
  • 創作談
  • 用文學的方式為人民書寫 為時代立傳
未发育的学生被强j视频